相关文章

广州现共享洗衣机 是伪共享还是资本玩的新游戏

来源网址:

  共享洗衣使用率不高 业界不愿推广

  记者发现,学校推广共享洗衣机有其特殊性,但面向普通市场时,“共享”的噱头似乎威力有限。

  在广州,个别酒店也开始有了共享洗衣机,员村×枫酒店中,客人可下载某品牌洗衣APP软件,预约及启用酒店洗衣机。与广州蓝天技校的类似,用户在APP上就近挑选洗衣机,选择“标准”“大物”“快速”“单脱”4个程序中的1个,点击“即时预订”,输入验证码和微信支付之后,洗衣机就能用了,使用一次成本在10元以内。不过,记者了解到,该酒店的共享洗衣机去年就已启用,但使用率并不算高。

  当下,推出共享洗衣服务的酒店在广州极为个别,原因是酒店业界不愿推广。

  有五星级酒店大堂经理告诉记者,以5星级酒店为例,多数自己有洗衣服务,洗一次,套装(2件)100元,套装(3件)140元,牛仔裤35元,内裤15元。即便是3星级的连锁酒店,洗一次衣服衬衫也要25元左右,西裤30元,这里面很有赚头,谁愿意将生意拱手让给别人呢?

  市民观点

  赞

  自助洗衣有移动支付

  不用担心硬币被卡壳

  公开数据显示,国内的流动人口高达2.2亿,高校学生、务工人员、经常出差的白领等都有洗衣服务的需求,这对于共享洗衣机来说有很大的发展空间,据某共享洗衣公布的数据称,该市场存在48.8亿元的空间。

  另一方面,近年来家电行业的销售增长愈发缓慢,据奥维云网公布的数据显示,去年国内洗衣机零售总额为615亿元,同比增长仅为1.2%,行业发展已进入平缓期。

  与此同时,共享经济在国内愈演愈烈,在此情形下家电巨头不得不顺应潮流做一些改变。市场具有前景,再加上物联网技术日渐成熟,共享洗衣机理所当然成为了家电巨头试水共享家电的首选项。

  记者了解到,国内如海尔、美的、创维等家电企业两年前就已相继开始布局共享洗衣机。

  海珠区街坊老邱认为,共享洗衣机理念并不新,可以说是投币式自助洗衣机的改善产品。中山大学南校区早期投币式的、放在楼梯口的自助洗衣机,往往存在几个痛点,一是人多,学生在洗衣高峰期往往得先将衣服拿在洗衣机旁排队,预估好时间时不时过来查看进度或收衣。二是一旦没有零钱或者一个硬币老是不能被机器识别,往往不能洗衣,让人着急。而共享洗衣机有了移动支付,等候时间与支付困难都得到了解决,支付留下的记录也方便用户维权。

  一些学生也认为,比起宿舍买台洗衣机,共享洗衣机不用押金使用方便,还不用担心维修问题。

  弹

  只是“新瓶装旧酒”

  担心洗衣机不卫生

  街坊张小姐说,很多共享洗衣机可谓是“新瓶装旧酒”,本质上依旧是洗衣机租赁。只是适逢当下火热的“共享”概念,被贴上“共享”字眼而噱头十足。

  街坊李海鹏是个喜欢干净的人,书桌一尘不染,他告诉记者,对于洗普通衣物,共享洗衣机没有什么优势。首先,普通衣服没必要拿出来洗,一送一取,浪费时间与精力。其次,普通衣服中少不了内衣内裤,谁愿意将自己的内衣内裤放到公共洗衣机洗呢?因此共享洗衣机难进家门。第三,从经济角度来说,洗个十来件T恤裤子总共花十几二十元,比起自己花一两千元买台洗衣机来说,从长远角度看是划算得多的。他上一次买洗衣机花了1000元,从2006年用到了2014年,足足用了8年,平均一年才125元,非常划算。

  街坊钟女士则表示,即便有共享洗衣机,她也宁愿自己洗,因为担心卫生情况。她表示,看资料得知,若在美国,公共物品的保养和维护都会有人负责,而且都会有严格的检查制度。而在我国,仅仅企业称会消毒,尚没有政府主管部门有监管。说实话,一旦发现或者想象别人把内衣裤、袜子等放进去洗,自己心里都会有障碍。与大学相对安全的环境不同,公共领域的共享洗衣机想长久地走下去,卫生问题是必须跨越的一道坎。

中证公告快递及时披露上市公司公告,提供公告报纸版面信息,权威的“中证十条”新闻,对重大上市公司公告进行解读。

中国证券报官方微信

中国证券报法人微博